GMIC数字经济峰会圆桌论坛:如何构建数字国家

时间:2018-04-26

  4月26日下午,在由GWC长城会、云创天使主办的GMIC数字经济峰会上道合金泽 主管合伙人 葛琦、太一云科技 董事长 邓迪、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参赞(工业、创新和科技) 邦乔安、SingulairityNET 创始人 Simone Giacomelli、世界区块链组织(WBO)总干事 郑晓军、WISeKey 总裁 David Fergusson、瓦努阿图 金融部长 George Andrews参加了主题为《如何构建数字国家》圆桌讨论。

blob.png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主持人葛琦:感谢各位来参加我们的圆桌讨论!我想我们邀请到的演讲嘉宾和圆桌论坛的嘉宾都非常的棒!我们这里有二张空的椅子,我们有二位嘉宾是来自伦敦,还有一位嘉宾是George,我们已经连上线了,现在我们正在连接伦敦的嘉宾!我对于区块链非常的感兴趣,数字经济也是我们今天的主题!我们的这次的圆桌论坛,我们邀请到最棒的艺术家或者是协调师,像邓迪,中国领先的区块链专家,当时他去达沃斯的时候也带了一支非常领先的中国的区块链技术的团队,他现在也是太一云公司的董事长。邦乔安女士是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的参赞,也是创新和技术方面领域的专家。还有弗兰克,他领导的区块链也是NGO,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位科学家。David Fergusson是一位银行家,也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最近他被亚洲收购协会评为年度优秀的专家。他在中国和美国二国的市场都非常的活跃。在虚拟安全和网络安全,前沿技术方面的专家,电商经济方面的先驱。1993年他就和中国的商务部合作,当时推动在中国构建一个电商平台,非常容幸可以邀请到这么多有深厚背景的嘉宾,我感觉到非常的容幸!首先大家是否简要的用几分钟的时间介绍一下你们自己。然后我们会谈一下这一场圆桌讨论的主题。

blob.png

上道合金泽 主管合伙人 葛琦

  邓迪:我是在区块链里面年龄比较大的人士了,我很早就进入了区块链领域,在当时的时候,很多的人也只是专注在比特币的方面。我们的团队已经在去挖掘基础的区块链的技术了,很多的市场都没有对区块链技术有很大的兴趣。我们如果想成为一家比较大型的公司,我们不仅要在比特币,区块链方面,都要做更大的研发。我们在区块链的应用方面,也得到了一些进展。比如说像中国的运输链,还有其他的一些供应链等等,我们现在都在把区块链应用到这些场景里面。同时我们也给“一带一路”的这些国家提供服务。

  包括了中东,南亚,以及很多的国家现在都对区块链越来越感兴趣,但是他们却没有很好的专业人士,能够在区块链的应用,监管方面提出很好的想法。所以我们希望借助我们的专业,还有应用的经验,能够补充到他们的市场。我们在江西赣州组建了区块链盒子的应用,无论是区块链的技术应用监管方面都有很多的经验,以及投入了很多的力量来进行研发!

blob.png

太一云科技 董事长 邓迪

  邦乔安:谢谢邀请,我是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的参赞,我们是希望通过中澳的合作,更好的促进社会的发展。我在澳大利亚的科技组织进行相关的协作工作,我现在的主要职责就是帮助中国的公司,以及澳大利亚的公司,在这些领域有更好的合作,同时制订一些数字政策,还有一些平时的一些社交工作,包括一些沟通协调的工作!现在的新科技的革命的速度非常的快,让人很惊讶,可能15年以前,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像苹果这样子的手机,我们可能都无法想象,用一个手机,就可以在所有的商店消费支付。这样子的技术让生活更加的便捷,经济效率也会更高。

  在澳大利亚我们有一个数字经济2025的愿景,这是我们国家很重要的策略,澳大利亚在数字科技方面是领先的。我们有很多创新的公司,我们还有CS,ROO这样子的组织,主要是专注在数字经济和互联网领域,还有无线网通讯,澳大利亚的独角兽公司,把互联网和很多数据的公司进行合作,包括IBMB和Face book这样子的公司进行合作,助力很多的初创企业的发展。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玩过一个游戏,来自我们的初创公司,是一家昆士兰的初创企业,澳大利亚我们意识到数字经济可以给整个国家带来的发展,包括可以让交易变的更加的便捷,也可以帮助那些想进入澳大利亚的人们带来更好的服务。我们相信通过我们在数字领域的投入和发展,可以更好的跟整个世界发生连接,也可以提供更多的数字经济方面的进展。

blob.png

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参赞(工业、创新和科技) 邦乔安

  郑晓军:我是世界区块链组织的总干事,让国与国在区块链方面,有更多的沟通,包括在大西洋和加勒比海地区这些相对比较小的国家之间的合作,我们现在涵盖的范围包括了法制体系,监管体系,还有认证体系,互联网消费,还有测试证书,教育,会议等等,我们都涵盖了。世界区块链组织,我们有600个会员,有国家型的会员,也有单组织的会员。不太幸运的是我们这个组织现在在中国还没有办公室,主要是由于中国的一些监管政策的原因。我们也在积极的努力和中国政府沟通,希望以后更加的促进在区块链方面的会议和合作,同时我们组织也非常欢迎各个国家,我们的会员国能够开展证书这一块的验证服务!

  我们现在也在积极的建设金融领域的区块链基础建设设施,包括数字银行,ATM以及POSS机器,就和太一云科技类似,我们还有其他的技术正在开展中,是在联合国层面进展的。我们是想为区块链业务的开展,在组织和组织之间做更好的促进,同时我们也和加勒比地区的自由贸易区开展合作!

blob.png

世界区块链组织(WBO)总干事 郑晓军

  David Fergusson:大家下午好,非常容幸参与GMIC,我们是有上百万收购的项目,我们要追踪这些资金走向的来源。所以我们能更好的识别哪一些项目是可以进行投资的。我们会给那些真正的人才助力,昨天我们参与了伦敦的投资大会,现在大家都在谈合作受到科技的驱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科技几乎是影响了各个行业。我们在过去的三年,看到了很多的科技公司都被一些非科技公司收购。

  2017年的这种收购现象,更是增加到了60%,我们看到未来这种趋势进一步的发展。技术对于公司来说,到底意味着怎么样的价值,昨天我们在伦敦的峰会上进行了展示,现在更重要的是技术和人怎么样进行协作,我相信大家讨论的也是这一点。现在我介绍一下卡洛斯,卡洛斯是这个行业的前驱,他见证了技术的改革和革命,也关注人类和技术会如何相互的合作

  George Andrews:中国的朋友大家好,我们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关口,也就是技术革命的历史关口,我们所有的交易过程都会被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大家已经非常激烈的讨论了区块链技术,第二个技术就是人工智能,第三大技术是物联网技术,中国正在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我非常的高兴能够一直追踪中国在这一方面的发展,几年之前我就用太一云科技公司一起合作,刚刚我们的主持人也提到了,几年以前我就和中国的商务部一起推动电商企业的发展。现在中国可以成为全球区块链技术的领头羊,但是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可以将我们的资产和价值去中心化,那么我们现在也在瑞士上市,投资了全球很多的区块链的项目,包括土地注册,让人们可以把他们的土地所有权注册到区块链上,或者说他们可以把自己的驾驶证注册到区块链上,这也是另外一块的应用,我们也可以在区块链上创造一个社会保障代码,任何人进入这个账本,都可以获得这个代码。

  我们在帮助瑞士政府推动区块链的发展,这也可以说是最前沿的区块链应用了,因为我们需要非常高级别的安全性能。为了能够成功的应用区块链技术,我们还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区块链目前在身份验证的方面,还有缺陷,因此数字身份或者是数字验证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对于金融机构,如果他们想利用区块链技术的话,就需要解决这么一个问题。他们要知道客户方面的监管,他们要知道谁把自己的数据放到了这个账本中,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对客户有身份验证,如果我们能够把验证技术和区块链技术结合,然后再利用人工智能的技术来进行数据的挖掘,那么这也是我们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也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现在正在中国建立合资企业,进一步的推动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我们要在网上保护人类,不然的话,机器就会超越人类,我们开发了一个概念,我们在达沃斯也提到了这个概念,我们要有一个人类的代码,要保护人类,让人们在上网的时候可以保护自己,或者是保护自己的资产和保护自己的数据,否则我们的数据会被机器所取代。昨天我们也讨论了这个问题,九月的时候要去参加天津的全球经济峰会,我们会讨论中国如何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如果我们要利用这个技术的话,我们要以聪明的方式来利用这个技术,我知道对于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现在有很多的炒作,有很多的承诺都是不真实的,因此我建议大家真的去研究这些应用的项目,真正的去执行这些技术,我相信中国很快就会成为区块链技术的超级大国,就好象它已经成为了电商的超级大国一样。

  另外一点就是物联网,我们把2500亿的设备联网,我们在这些物体中嵌入芯片,我们要确保这些物体的安全,因此我们也与中国的企业一起合作,在这些联网的设备中嵌入一些微型的半导体,就是一个非常小的芯片,中国以后也会开发自己的微芯片,我相信在这一行业,尤其是在物联网行业,中国以后也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国家,如果大家有任何的问题,大家也可以向我们提出。

  David Fergusson:我再补充一下,刚才我们提到的在达沃斯人类代码的项目,我们要汇聚各个行业的专家一起合作,我们在九月份正式的推出,我们会邀请您来参与,并做出您的贡献。我们非常容幸的能够获得你们之前的支持,李开富之前也非常慷慨的给予了支持,我现在公开的邀请各位参与进来,对这个项目做出贡献,来推动人类和新技术之间的交互。

  主持人葛琦:感谢David Fergusson和George Andrews的介绍。那我们如何来接这么一个话题呢,因为大家谈到了非常高级别的技术的话题。如何推动二者之间的良性的交互,把人类和技术交互起来。上个月的时候,我和凯文也谈到了,他认为技术就是一个新的生物,那么技术就像人类一样,它也是一个新型的生物,我们也要帮助推动科学和技术的增长,今天的主题如何构建数字经济?或者说如何构建一个数字国家,这是我们今天的主题,从刚刚各位的谈话和介绍来看,在座的各位都已经在这一方面推出了一些项目,都在推动数字经济和数字国家的贡献,可能你们有不同的角度,比如说公民身份数字化的身份证,并且如何结合区块链技术,物联网技术和其他的人工智能技术,如何将三者结合起来推动数字经济,当然还有其他的技术,比如说AI,虚拟现实等等。

  那大家做了一些什么工作,来构建数字化国家和数字化经济,以及你们有一些怎么样的愿景?你们在三年或者是五年以后,甚至是十年以后,有怎么样的愿景,或者是更长期的实践,有怎么样的愿景,作为人类,我们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在目前的这个阶段如何重新定义我们自己,我们目前到底处在什么位置?我们需要解决一些什么问题,我非常的想听一下在座的各位在这些问题方面的意见。

  邓迪:我觉得数字经济和我们国家的概念是非常不一样的。对于目前的国家概念来说,整个国家是由一些机构所构成的,我们有法庭,我们有警察,还有各种公民,让各位能够遵守规则,但是在数字化国家当中,像这样子的机构可能不能直接向各个公民执法,因为这样子的话,你可能会被智能合约惩罚,你可能不会受到法庭的审判,都是会受到智能合约的审判,不会有真实的人类来做这样子的判断。因此将来的数字化国家和我们现在的国家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

  第二点这一项工作是我们要长期推进的。越来越多的资产会进入到虚拟世界当中,将会放在区块链上,如果说整个国家,或者是互联网崩溃了的话,我们的整个数字设备崩溃的话,那会有怎么样的后果呢,我们的新的文明将建立在新的基础设施和新的经济基础之上,这样子的基础设施,将会与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基础设施完全的不同,并且我们会把我们的资产放在虚拟空间当中,甚至是我们的关系,也会放到虚拟的空间上。

  我们的劳动关系,我们的劳动平台也会放在区块链上。之前我们为某些公司打工,但是现在我们会为整个公共链打工,另外很重要的就是你的数字身份认证,我们会有二种身份认证,一个就是你所在国的身份卡,另外一个是数字世界的身份证,那么虚拟世界的身份证可能比你真实的身份证还要更重要。越来越多的政府会提供各种不同的服务,你可以选择不同的政府。您可以选择一个更开放的国家,你可以选择一个对新经济更友好的国家,比如像马耳他他们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国家之一!二个月之前,大家都没有留意到这个小国家,未来它也会成为未来世界的瑞士,所以这些国家在未来的世界中会相互竞争来赢取更多的人才,推动更多的技术。

  如果你错过了这个良机,你就会落后未来,落后很多年很难追赶。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想要说一下,现在的数字革命,给我们打开了新的出口,给不同的主权国家创造了新的机会,创造了新的竞争优势,而不再是简单的地缘政治的竞争。新的竞争可能会源自更加良性的虚拟世界,或者是数字世界。

  邓迪:在中国不同的城市,对区块链有不同的政策,比如说有朋友可以选择去海南或者是杭州,不同的城市针对不同的区块链的政策,选择他们的投入基地。没有很明确的监管的时候,并不代表这是一个好的方向,我们要实时的加入监管方面的提升,我们看一下欧洲,比如卢森堡就对数字经济提供了很良性的环境!

  George Andrews:我想谈一点对监管来说很重要的,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就是要有一个很好的区块链的平台,现在的互联网时代是中心化的,而我们未来可以有去中心化的监管。一个更好的方法是监管平台,无论是Uber还是Face book,他们现在都是平台提供商,那你需要管控平台里的方方面面。中国将会成为互联网的平台。整合互联网的各个因素进入这个大平台。那如果想成为这么一个综合的平台,你是不能去挑选某一个具体的产品,而是要把相关所有重要的因素像一个综合超市一样的都融入进来,这就需要数字经济战略和策略。

  那这个国家所有的元素都需要有他们的数字身份,同时还有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因为有了这样子的区块链的平台,那所有的数字身份都可以在平台上进行交易和互动。你可以通过你的数字身份去控制你的车子,房子。同时这一过程会创造出很多的数据,那这些数据挖掘又可以反作用来提高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吸收越多的数据,那它提供的价值会越来越高。如果要成为这么一个平台,在接下来的五年,十年,就会成为很强的国家,会有很强的公司!这就是我认为在监管方面以及新技术方面可以做的!

  邦乔安:谢谢!我认同我们现在的技术和以往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对我们未来的影响也很深远,政府的一些职责,也可能要随之发生变化,要促进这些技术的应用和融合。澳大利亚政府推出了数字战略,去年推出,主要是聚焦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是基础设施,我们虽然面积很大,但是人口肯定是远不如中国的!即使是在中国的北京,就已经有了很多的人口了,但是如果我们有相应的数字基础设施的话,就可以帮助我们整个国家,在世界里有更好的竞争力,我们先也在研发5G以及更好的去应用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

  另外一个聚焦点就是我们澳大利亚数字战略的聚焦点,是给商界的人士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更加的透明,避免在数字的世界发生太多的分裂。不要让它成为一个竞争游戏,而是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共同的促进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就像我们现在有给孩子们提供数字经济方面的教育,教导他们要有终身学习的能力。

  还有一点,我们要帮助整个人类社会能够更好的沟通,交互。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比如说现在的区块链的进步,我们很多的服务也可以变的更加的精准。谈到这些技术的时候,我们有不同的标准,比如是在政策的方面,有不同的标准。那我们要让这个技术更好的发展,我们在一定的层面,需要有全球统一的政策。我们全球的组织已经开始组织推出这样子的统一化政策,包括澳大利亚,我们也在这么做,以及其他的相关的国家,包括中国也都积极的参与进来,我们一起来助推,并且出台相关区块链的标准,还有在金融的领域,那金融科技的安全性也很重要。这也是需要各个国家和组织之间的合作,需要知识共享,信息共享,通过这些合作,我们可以共同建设更好的数字经济。

  我不是一个技术方面的专家,所以可能谈不了很技术的问题,我尽量的谈一些澳大利亚政府在数字经济方面推出的新政策。我们是鼓励民众以及我们的企业更多的使用和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同时加大他们对人工智能的培训,让这些技术更好的应用到经济和技术的层面。

  郑晓军:我现在在做不同的一些项目,针对一些数字国家的项目。那我的感受尤其是在英美法系的国家,立法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立法的话,对商业和从业者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麻烦的事,这是第一个非常重要的事,这是数字国家应该要做的。

  第二个我们这些国家必须为他们提供一些相关的技术的基础设施,我们说创造一个业务环境的话,其实是二个方面,一个是我们为本国的公民来提供服务,另外一个是对商业机构提供服务,尤其是对商业机构提供服务,像马耳他现在吸引了很多区块链的企业在那里聚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说明了马耳他的商业环境非常的有利于区块链的企业,对区块链企业非常的友好,除了立法,还有其他的基础设施,比如说它能够发牌照,能够让区块链的从业者移民,甚至可以提供一些其他的相关的基础设施,比如说金融方面的基础设施,可以开展区块链的数字银行,数字保险公司,这都是法律意义上允许的,让银行提供法币和数字货币的交换,这些基础设施对数字国家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大部分的区块链的企业都无所是从,很多的区块链的国家发现香港不是最适合的国家,日本的税收太高,现在到了马耳他,可能也会遇到别的问题,这个就不好说了。所以建设一个区块链友好的社区,说到底最后还是政策。中国这几十年的成功,来源于二个重要的经验教训,第一个是中国是全民招商引资,全世界的招商,招来了很多的企业。

  第二个得益与中国对于国外的优惠的政策,包括税收的优惠政策和负面清单的优惠政策,你基本什么都可以做,而且有一个非常优惠的税收的环境。我认为这个非常的重要。

  第三个要创造一批区块链的经济特区,让区块链的企业,能在一个小范围内聚集,不至于影响整个国家范围内的金融的环境和人民生活的环境。在小范围内做一些测试,我们在加勒比地区设立了自贸区,在这个自贸区里面,我们正在构建一个区块链的经济特区,目前正在帮助相关的国家做一些立法的工作,建立法律环境,同时建立牌照和监管体系,也就是说即发牌照,也要告诉他如何监管。第三个我们正在创造一些相关的基础设施,包括数字银行,面对B2B的所谓的资金的快速的调拨和结算的网络,同时针对B2C的一些金融使用的环境,包括ATM机,数字钱包,甚至相关的银行卡和信用卡等等,这都是非常必要的一些基础设施。

  在这个基础设施之上,才能构建针对公民提供很多的应用,同时对商业的用户也能提供更多的应用,这是从技术方面来说,我的一个理解。

  主持人葛琦:总结一下吧,我想刚刚邓迪很好的总结了他的观点,以及我们要做一些什么工作,来真正的推动数字经济?我们需要构建一个友好的监管环境,尤其是对区块链和数字经济友好的监管环境。我们可以向公民或者是企业发放这样子的一个数字身份,并且还有其他的数字基础设施,都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数字银行,还有一些区块链的监管系统。目前邓迪正在加勒比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专门是针对数字国家,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自由贸易区。这是我对邓迪的一个总结。

  David Fergusson:我受到了很多的启发,他们是非常好的推动的力量。也补充了我们看到的国际贸易方面的一个趋势,那就是合资企业的持续增长,大家从自己的投资经验来看,在技术领域合作企业的数量尤其多,超过了其他的行业和领域,有了技术的增长,有了技术收购的增长,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合资企业的建立,在技术方面,合资企业不能成为技术和传统企业之间的障碍。

  我们必须要让政府参与进来。对于技术发展,技术进步,技术联盟或者是技术的市场化,以及澳大利亚在相关方面的措施,都非常的重要,我也收到了很多的启发,对于合资企业,我们也是非常关注的。我们认为中国在这个领域非常的重要,全球各国的人都能够获得平等的机会,这种对话需要我们在各个技术的专家之间越来越频繁的交流,大家相聚在一起,和政府部门一起来讨论,一起来推动这样子的发展。

  George Andrews:我想回到大家刚才谈到的区块链监管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我们必须要考虑到的。首先区块链是非常难以监管的。因为区块链本质来说是一个反监管的技术,因为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一个系统。它的消除了第三方的机构,构建的是人对人的直接的网络,这也可能代表了未来的经济发展的方向。那我们要如何来监管区块链呢,尤其是现在中国监管非常严格的国家,我们如何监管区块链,这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

  有一种方法就是政府部门它建立一个监管的框架,利用区块链成为一个数字化的过程,把区块链纳入他们的决策过程,但是同时呢,像信任这样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还是要掌握在国家政府的手上,还有虚拟身份证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想在分布式的账本上有虚拟的身份证,大家都可以看到身份证,那么你的虚拟的身份,可以用来获取医疗服务以及其他的服务,或者是用它向政府申请其他的驾驶证等等。但是政府必须掌握最终的信任,你不能让任何人去随意的发布这么一个虚拟身份,因此这一部分还是要掌握在政府的手中。

  我们要有一个公共的基础设施,我们要有专门的监管机构,我们要有数字的证书。让各方都信任的数字证书,无论是物流公司,还是医疗的提供商,还是其他的一些机构,每一个政府机构必须参与进来,参与到区块链的决策过程中,当我们在设计这么一种模式的时候,我们就需要这样子的基础设施,然后我们还需要有国际性的组织,比如说日内瓦的ITV等等。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些国际标准来进行管理。

  或者说允许中国的企业,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国外的企业进行交易,因此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需要深思熟虑,不要有任何错误的决策。我认为我们需要监管区块链,虽然非常的难。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监管区块链信任这一部分,信任仍然要掌握在政府的手中。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受信任的机构,比如说政府来发行像虚拟身份证这样子的虚拟国家需要的这些东西。

  主持人葛琦:感谢各位的分享,数字经济将在未来开启一个更好的时代,感谢大家。今天的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blob.png

相关新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