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湃资本首席执行官Wayne&ENT首席内容官Luffy:用ENT颠覆娱乐圈新玩法

时间:2018-03-16

  为期两天的TokenSky首尔站大会已于3月15日在韩国首尔希尔顿大酒店落下帷幕。此次会议超过100名的各国政府领导与区块链行业专家们将对第4次产业革命的核心技术区块链和通证(TOKEN)经济进行分析,同时也将对相关的政策和挑战进行深入探讨。新湃资本首席执行官Wayne与ENT首席内容官Luffy接受了记者采访。

  (新湃资本首席执行官Wayne、ENT首席内容官Luffy、ENT项目主席Snow)

  以下为采访实录。

  Luffy:明星耍大牌、不配合的情况也是有原因的。第一是他觉得可能也挺委屈的,粉丝自己想组织这个活动,经纪公司有的时候信息不对称,没有办法把这个活动真正做起来。所以说刚才所提到的颠覆这个行业,就是颠覆中间这一段,让粉丝直接通过一个平台可以跟经纪公司,甚至艺人本人去下单,告诉他们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刚刚提到一个韩国的平台叫TMT,它就是专门做演唱会的,他告诉艺人公司哪个城市,全世界哪个地方有多少人可以开一个什么体量的演唱会,但这只是在整个经济行为的一小部分,我们希望的是通过ENT的这个平台来为艺人跟经纪公司以及粉丝解决中间的问题。

  Wayne:我认为明星代币提供是两个方面,一个是产品层面,第二个是明星代币的玩法,类似于这种机制。这种机制也是颠覆了明星和粉丝之间的玩法,它提供了新的明星和粉丝的模式。说白了明星更愿意跟粉丝玩,这很重要,因为明星他个人发行代币只有一次机会。其实大量的明星是不想发行代币的,如果单纯的就所有的区块链来讲。其实韩国做区块链也不ENT一家,大家知道韩国的“韭菜”最疯狂,无数的人做区块链项目。但还是这样说,没有经纪公司去做,这事是做不起来的。为什么呢?因为所有做区块链团队我认为我没有停下来,因为我们和ENT绑定在一块合作是觉得他们懂这个事。大家基本不明白艺人到底要的是什么,他无法理解你,对艺人来说名声是最重要的,很多人说我给艺人发个币,他最讨厌的就是个,为什么名声最重要?名声毁了这辈子起不来了,他是靠着名声吃饭,这个很重要。第二点是,到底怎么创造出新玩法,他是非常关注的,这个币到底要干什么。那么就提供两点,第一点就是刚刚Luffy说的,让更多的粉丝和个人帮助他,能够通过币的形式拉近他和他们的距离。能够让粉丝成为他真正的合伙人,让有需求找他的人真正能够直接找到他。第二方面也是通过币的方式,更愿意提供一些更差异化的服务,因为只有更差异化的服务大家才去买币,要不然大家都可以买水,为什么要用他的币去买水,对吧。只有他提供更多差异化的服务他的币的价值才会提升。所以我觉得ENT最大的核心在于玩通了整个经济模型。同时,这个形式目前在韩国艺人圈里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包括金唱片奖,韩国国宝级的奖。其实韩国文化部他们是在推广韩国文化的,他们专门做了一个发布会,就是叫区块链改变了韩国文化,在韩国艺人圈里就有很强的影响。目前整个全世界的环境下,韩国艺人基本上占据了全国的文化,为什么呢?目前我们找到艺人里能够全球化的很少。中国艺人就是中国的,韩国其实也不愿意,我们也不大认可这种方式。但是韩国政府比较清晰的界定,韩国的艺人是先学欧美艺人,美国SEC监管非常严格,只有欧洲艺人,听说还有一些欧洲艺人也在洽谈。但至少把韩国艺人吃透了,基本上娱乐圈的半壁江山就有可能了,说实话你有100个艺人在你平台上发币,其他的人还不来玩吗?所有的都来玩了,因为娱乐圈一直是一个很讲名誉的地方,大家说你靠谱,所有人都觉得你靠谱。所以说娱乐圈的经济垄断性特别强。这样我们觉得有颠覆娱乐圈玩法的可能。

  Luffy:其实刚刚薛总在发布的艺人代币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一条,我们不募集,我们不ICO,其实首先是送给粉丝,让他们了解整个玩法,对于其他的商务来说最重要的是“割韭菜”,但我们并不是这样的。

  记者:我们前期是送币让大家体验了解是吧?

  Wayne:不是的,他会设置很多的任务,目的是让你加入这个Tara社区里,让你知道怎么样能够作为一个合格的粉丝.其实Tara自己,包括经纪公司会自己设置出很多的任务,每个月能够发什么新的任务,希望大家怎么来支持。支持了以后可以给你币,是通过这种模式增加社区的黏度。

  记者:咱们的团队是韩国最大的经纪公司吗?

  Wayne:韩国最大的公司是SM和YG。

  Luffy:我们是中韩之间,我们先做让韩国的艺人可以输出在全球不同地区的经纪公司,包括2017年我们做了GD的欧洲巡演,太阳的亚洲巡演,还有EXO的美国巡演,这是我们在2017年做的比较大的项目。另外,还有这个SBS的节目,他们除了节目播出以外,这帮艺人他们演出的全球版权独家在我们这里。

  Wayne:还包括金钟国在韩国以外的经济约,还有Tara的经济全约。

  记者:您刚刚提到的这些艺人不愿意发币嘛,所以你们是如何说服他们的。

  Wayne:因为艺人真的只敢跟经纪公司合作。

  Luffy:他发币,其实他们最关注的是我发币来干嘛?其实大家都来关注这个问题.价值在于,我理解的ICO是现在一家公司上市了,但它不是以IPO的方式,是以coin的方式来上市,那么对于艺人发行个人代币,虽然我们没有募资这个过程,但是对他来说他是把自己的组合,或者艺人本人变成公司化,让全球的粉丝来持有他的股份。当你持有他的股份之后,除了这种无私的爱,你支持偶像以外,更多的是希望偶像赚钱我也赚钱,所以他们就会为偶像去order不同的活动,他们就会变成全球经纪人,全民经纪人,甚至可能不一定是人,或者某些机构,这些机构可能是娱乐行业的龙头产业。比如说某电影公司,他持有了Tara的币,数量还不少,那么当他开一个全球性电影项目的时候,他是不是第一时间想到了Tara?因为Tara越红他的收益就越大,而且可能是三倍、四倍、五倍,这个跟他是有直接密切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他愿意去发个人代币很重要的一点。而不是说我希望发代币,然后让粉丝来买我收一笔钱,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记者:现在我们是通过赠送的形式,最终是要变现的嘛,那么怎么去做呢?

  Wayne:是这样的,对艺人来讲,所以艺人本身并不是说币变现赚钱,当然了坦白讲他的币越来越赚钱,他当然好,但这就是艺人的自由,他愿意在交易所卖就卖,这是艺人的自由。还是会有交易所,在交易所里登录。就可以进行交易,在二级市场自由的交易市场,就跟QQ币有交易市场一样,所有中心化的货币都有交易市场。游戏币大量的有交易市场,这没法去限制的。

  Luffy:这是个纯市场行为。这跟艺人的收费多少是一样的。比如说他当时比较红,那可能在最火的时间,他的商演价格和演出价格比现在的高三倍、四倍、五倍。当宋仲基突然间大火了之后,那这一部戏的价格可能是10倍,这都是一样的,都是市场决定的,而不是说本人决定,或者说某些机构来控制的,一定是市场来决定的。

  记者:我之前以为这个公司是韩资公司。

  Wayne:韩国很多这样的公司,因为中韩文化的交流很广泛,韩国也有很多的中国人,但这从法律上来讲完全是韩国人主体的,而且团队大量是韩国人,只是因为跟中国人交流,这个会全都是中国人的,刚刚那个韩国同志说PPT完全是中国的,他说这怎么说,没法说。

  记者:刚刚提到过我们这边交流的一些企业,希望制造一个技术比较成熟的项目,我不知道你们的理想技术最终达到什么样的预期?

  Wayne:技术我们参与过来也是因为人力资源,我们需要一块做咨询,我们把技术和应用都专门做了一个公司,技术来讲其实很简单,那么就是属于高大上,基本上就是能用的,现在的区块链代码等等,我们看有几个是能用的,这上面能跑代币的。大家都是基于以太坊,因为以太坊很能用。其实真的是,区块链现在是很早期的阶段,能用的并没有。就是从底层来说,底层并不是C端的概念。所有代码都是变化和开源的。其实公链的代码真正能跑通代币的,目前就是以太坊的代币。其实真正做公链的,核心有几个专职的开发,因为这是一个开源的,就放在上面。大家为什么会有这个积极?因为这个是公益性,大家都自愿自发的来做,希望系统能做的更好,不是说有一个中心化的公司就怎么样了。比如说KOS就是谁拥有的币多,谁就说明了它的走向。并不是我们好像理解的一个公司招10个人那么简单,原始就是大家有技术储备的,同时有理想开发,但这开发一个更好的世界,原来是这样的想法。其实更多的如何把技术社区调动起来?这个非常重要的,我们加入了这里的资源,我们的投行关注很多的,那么后续在硅谷上发布,我们可能会参与ENT主链的的开发。第一个是要看能用什么,其实现在能用的并不是很多,我们真正把代币跑好了之后就可以了,跑的顺畅,你看以太坊的堵塞是非常明显的,但它成为全球第一真的能用的为数几个应用,所以现在做的比较大的创新是公链和联盟链的结合。很多人真的是为了币价,觉得做公链币价高。因为本身从我们投资角度来说也无所谓什么币价。现在真的在交易过程中节点太多了,导致预算性特别不够,所以说这个链条要进行多结合,很多人都是出于纯粹的无政府主义,什么不够匿名化,其实我们就不是什么无政府,始终觉得是需要监管,要不然就搞的太混乱了。所以说区块链是一种方案,但是联盟链其实是一个重大的方向,因为联盟链是适合真正的APP去应用,支付得快。所以整个的支付体验中间还不是很好,这需要去创新。联盟链和公链需要结合,对于很多的快手也好,其他也好,都会鼓励很多的开发商,帮他提供联盟链接,这个跨链有一些要靠数据,比如说直播拍一段东西,这样未来别人进行的话就能够读取出来,所以说通过这个跨越实现了,我觉得是接地气的方式,当然重要的还是全球比较大的开发者,很多都是早期的加入,愿意去做偏内容的新协议。

  记者:您作为整个项目的,我可以理解成投资人吧,有一个时间的节点,需要退出,您对此怎么看。

  Wayne:我们自营资金做的比较多。本身这不是纯管理的决策,就是当一个长期的事业来做,并没有很大的压力,我认为公链到现在为止是一个初期的阶段,但是应用来说我们肯定是希望快速提供内容,这方面的能力需要去做,我觉得产品是一个技术吧,本身就有基础。

  记者:这个项目是整个公司全力发展的项目吗?

  Wayne:全力去做的,我们认为它是颠覆性的。

相关新闻

回到顶部